林阳苏颜小说

第一百三十章 苗疆(一)

4个月前 作者:晗宝

“多亏长老们施以援手暂缓子桑毒性,否则子桑还不知道此时在何方。”陌子桑对眼前的长老们回礼,感谢长老们的援手。

“不知陌姑娘意下如何?”苗疆长老们今日随着曲悠七一同前来,除了查看陌子桑的身体状况,最重要的就是看看陌子桑是否愿意跟她们一起走。

“子桑你放心,回到苗疆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尽快帮你解毒的。”曲悠七生怕陌子桑不愿意跟她去,就拉着陌子桑一个劲儿说着苗疆哪里好玩,哪里怎么样。

“不知长老们打算何时动身?”陌子桑现在回不到天朝,自然得留在这里,要好好活下去才可能等到万分之一的回去的机会。

既然选择暂时留下,那么身边所要守护的人她就会好好的保护好。陌家是她的家,母亲,大哥,妹妹都是她需要守护的。

若是哪一日她真的走了,至少陌家不会继续沦为别人眼中永远都抬不起头的人家。所以陌子桑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她要好好的活下去。

“三日之后,等陌姑娘和圣女都没什么大碍了,就动身启程。”苗疆长老们一路上来到中原都是谨小慎微,若不是万俟孤尘这边派了绝尘去通知,她们就算是感应到了圣女的所在也不可能这么快找到人。

“那好,到时候子桑该去何处寻你们?”陌子桑算了算时间,三日的话足够她将家里的情况都打点好了。

“那就到时候城门口相见。”本来几位长老是商定好了来村里接人的,可是她们的打扮本来就很显眼,这多来几次的话说不定会给村子带来麻烦,给陌子桑带来麻烦。

陌子桑跟长老们商议好之后就到一旁跟曲悠七说话去了,此次回苗疆曲悠七原本是不乐意的,那个地方对她来说充满了太多痛苦的回忆。

可现在因为带上了陌子桑,带上了这个一见如故的小姐妹,曲悠七反而像一个好客的主人,一路上喋喋不休地讲着苗疆何处风景独好。

这样的气氛也让中毒的陌子桑都差点忘记了自己是去疗伤,反倒有一种出门远游的快乐。若不是心中还有牵挂,或许她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纵情山水。

“尘,你回来了。”万俟孤尘刚回到自己的院子,就听见了那个欺骗了他好几日并且让他差点伤害了自己最爱的人的声音。

“王爷,您终于回来了。郡主她一直在府上等您回来。”老管家看着眼前终于回来了的万俟孤尘,再看看一旁脸上浮现激动神色的方媛,也忍不住帮着多解释了几句。

在老管家看来,不管是礼仪还是修养,方媛这样的女子才是最适合自家王爷的,才能够成为未来的尘王妃。

方媛在万俟孤尘出发去寻找陌子桑的后一秒就来到了王府,见万俟孤尘不在,也就一直守在府中并不离去。

哪怕老管家劝说了她好几次,依旧不眠不休等待着万俟孤尘回来。眼看夜已经深了,方媛还是不愿意歇息,最后实在是拗不过,这才随了丫鬟去贵妃榻上小憩片刻。

刚一听到万俟孤尘回府的消息,就匆匆赶了出来,宛如女主人在等待自己的丈夫回家一般。

“郡主在此多有不妥,送客。”看在方媛之前的举动上,万俟孤尘没有说出更加伤人心的话来。

可要是方媛继续这般厚着脸皮恬不知耻的话,万俟孤尘不敢保证他会做出什么行为来。这一次的中蛊他算是了解透彻了,若不是眼前的方媛从中作梗,他的桑儿也不会落到这般田地!

万俟孤尘说完以后径自走进了院中,后面的事情有管家在,他就没必要再去关心了。毕竟老管家知道他的脾气,如果明天事情还没处理好,他会亲自动手。

一旦涉及到他万俟孤尘亲自出手的事,一定不会给任何人留下情面二字!

“阿尘你怎么了,之前我们明明……”方媛不敢相信她的幸福时光这么短暂,心中一边咒骂着尤匀的无能,一边气愤万俟孤尘对她的态度。

万俟孤尘还不等方媛把话说完,属于他居住庭院的大门轰然合拢来。竟是直接摆明了闭门谢客,这样一来方媛也没有任何理由继续待在王府中。

“郡主莫气,王爷或许是有些累了。”万俟孤尘当然可以不用继续演戏,但是老管家这边的戏份必须做足了。

“既然王爷累了,本郡主就不打扰了。阿环,回府。”方媛摆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来,任由阿环将她搀扶了一步步离开王府。

直至最后坐上方府的马车,马车缓缓从尘王府的位置越来越走远,老管家这才舒了一口气。

“可恶,真是可恶至极!”方媛一想到万俟孤尘对她的态度,整个人都恨得牙痒痒,刚泡好的滚烫的茶水就这么被她随意的一挥手直接撒泼到阿环身上。

“郡主息怒。”阿环一边强忍着被烫伤的疼痛,一边伸手收拾眼前的茶杯一边告罪。当然她可不是为了自己告罪,而是继续为方媛想办法。

“混账,那个尤匀就是个混账!”方媛从小到大根本没有任何人敢忤逆她的意思,皇后娘娘是她的亲姑母,整个方家都以她为骄傲。

可这一次她不仅相信了尤匀,还相信得如此彻底,真的以为尤匀这位苗疆实质上的第一掌控者可以帮她得到想要的结果。

如果方媛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一定不会让尤匀来出手。这个人不属于方家的势力,甚至跟北越的关系也不稳定。

若是因为一点儿小事影响了方家,到时候她这个空有名头的郡主靠什么来支撑?想到这里方媛心中后背无一不在冒冷汗,她看似一个简单的举动,差点害得她丢失了这么大一个靠山。

“郡主,奴婢倒是有一计可以让您消气。”身为奴婢,阿环要做的就是为主子分忧,只有方媛高兴了,她们这些奴婢说不定才能够分到一点儿甜头。

“你且说说。”方媛对阿环和盘儿这两个从小调教的丫头确是用人不疑的,这两人的亲眷如今都在方家手里,若是有任何的反叛之心,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二人的亲眷。

阿环得到了允许之后这才稍稍靠近方媛身边,小心翼翼俯身过去将自己的计划全盘说出,直到方媛脸上的阴霾没有这么重,这才作数。

关闭